男孩問女孩說: 

「妳覺得,婚禮會是怎麼樣?」 



 

女孩說: 

「你會穿著黑色西裝,打著很醜的領帶。 

我會穿著一身緞面的黑色禮服,不要白色的紗製禮服, 

要像晚宴那樣簡單俐落。」 



 

男孩笑著說: 

「又沒說是我們的婚禮,新娘也沒說是妳喔。」 



 

女孩也笑著說: 

「我還是會穿著一身緞面的黑色禮服, 

不要白色的紗製禮服,要像晚宴那樣簡單俐落。 

我手上會拿一杯紅酒。 

然後,我會走到你和新娘的面前,強吻你, 

再把紅酒倒在你的頭上,你覺得這個情節怎麼樣?」 



男孩搖搖頭說:

「太灑狗血,太八點檔了,沒什麼新意。」



五年之後,男孩穿著黑色西裝,

站在婚宴門口和每個親友寒喧招呼。

他的手輕輕扶在一個身著白色婚紗的女孩腰上。

是另外一個女人。



突然之間,有個目光落在他背後,他回頭一看,

是一個穿著黑色晚宴裝的女孩。



男孩突然繃緊了神經,失了魂,想到了很久以前的玩笑話。

那個女孩穿著一身緞面的黑色禮服,

不是婚禮的白色裝扮,像要參加晚宴那樣簡單俐落。

她的手裡拿著酒杯,向男孩輕輕的笑了笑,

然後輕移步子向男孩走來。



像是電影一樣的慢動作,旁若無人那樣的走法。

男孩無法呼吸,什麼也無法做,

只能失神的等著一切事情發生。



但是,什麼事都沒發生。

女孩和他擦身而過,將酒杯放在桌上,走出了婚宴會場。

沒有看他一眼,沒有回頭一次。

只留下男孩錯愕的留在原地。



男孩想到,當初說過要愛她一輩子。

男孩也想到,當初決定離開她時,

女孩流了多少眼淚,求他不要做出這個抉擇。

只不過男孩並沒有改變抉擇。



他還記得女孩在電話裡,最後對他說的話,

是接在長長的沉默之後,

一句淡淡的:我恨你。

那句「我恨你」沒有任何感情,沒有淚水的成份,

而是一切感情都抽空的聲音。

這句話讓男孩覺得,女孩永遠都不會原諒他了。



可是女孩來了他的婚宴,又一句也不說的走了。



女孩曾經這麼愛過,也曾經這麼恨過,

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說,只留下背影給這個

選擇了別的女人的男子。



「愛」和「恨」字,裡頭都有一顆「心」。

女孩為男孩所燦爛出的每一個微笑,

流下的每一滴眼淚,都是因為一個「心」字。



如果沒有「心」,怎麼會有愛,又怎麼會有恨?

「恨」從來不是愛的相反,而是愛的延續。

「愛」和「恨」彼此循環,一直到每滴眼淚都乾涸, 

人才從上一段感情中死而復生。

沒有了「心」,就不存在憎恨,不存在原諒, 

不存在患得患失,兩人終於形同陌路。



自此以後,你幸不幸福,再與我無關。

我不難過,也不開心。



男孩在女孩的背影消失不見後,突然間發現:

原來,她真的已經不愛我了。

愛情最後的告別,原來是這麼冷漠的。

 

本文引用至--- 沒有心,就沒有愛字,也沒有恨字 


Rebec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